陈纳德遗孀陈香梅追悼会女儿:她去世时十分安详无任何痛苦

4月 6日一整天,位于华盛顿西北角的De Vol殡仪馆门前,手持白菊前来吊唁的民众络绎不绝,夜幕垂下,陈香梅女士的遗体告别追悼会在众人不舍的神情中如期举行。

整个灵堂内环绕着各界民众和友人送来的花圈,上写“祈愿深深的爱化作生命的阳光和雨露”等缅怀之词。

两幅油画置于正中的两侧,一幅是身着军装、英俊风度的西方男士画像,一幅是穿着白裙、温柔含蓄的东方女士画像。

画像上的眉目含情的女士就是安宁地躺在灵堂中央、被鲜花簇拥着的陈香梅,而男士画像自然是她的丈夫美国陆军航空队中将、原中国空军美国航空志愿队队长克莱尔·李·陈纳德。

陈香梅的两个女儿、女婿和外孙一直陪伴着她的遗体,迎来往送着前来悼念的华盛顿华人组织的侨领代表、美国联邦政府的官员和她生前的同事、亲朋好友。

女儿陈美丽说:“她去世时十分安详,没有任何痛苦,我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她是在一个很舒服的状态下走的,她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了,我觉得她自己选择了离开的时间,她的使命已完成,她向这个世界道别了,当我跟她说话时,她睁开了眼睛,我知道她一定特别快乐能够和父亲相聚,她去世时没有任何痛苦和忧虑。”

2018年3月30日,陈香梅在华盛顿家中逝世,终年93岁,落梅如雪乱,她去世的消息令无论是中国两岸三地还是美国、所有受过她恩惠和帮扶的人们都难掩哀伤。

晚年陈香梅因牙齿老化喜爱吃红烧肉,尤其是肥肉,患病之后运动也不怎么进行了,人发胖不少,行动越来越迟缓。

她提前立下遗嘱称反对过分治疗,最后的时光里没有插管或者挂水,就像一朵花那样,自然地枯萎,然后凋谢零落化作春泥。

在陈香梅的追悼会上,几位年迈到头发花白的侨领代表说到与陈香梅相处的过往时声泪俱下,几位其称之为“慈母”的各界组织代表表达了对陈香梅的深切怀念,说会将中美友好事业继续下去,以告慰陈香梅女士的在天之灵。

83岁的华侨医师吴世华把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合影揣在怀里,前来送陈香梅最后一程。

追悼会后一天,4月7日上午,陈香梅遗体告别仪式在华盛顿史蒂芬马特教堂举行,黑头发、黄头发、白头发,黑眼睛、蓝眼睛,人们统一穿着黑色正装来到洁白的教堂。

中央陈香梅的遗体两旁布置着白色的鲜花和悼念花圈,左一花圈来自中国政协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

右一花圈来自美国中美友好协会执行主席,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央统战部部长尤权、外交部部长王毅悼念陈香梅女士的花圈依次排列。

提起陈香梅,人们最熟悉的是陈纳德将军夫人这一身份,她与陈纳德将军在战火纷飞中诞生的浪漫爱情故事为世人传颂,但少有人注意的是,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仅仅共渡过十个春秋。

1947年12月21日,22岁的陈香梅与54岁的陈纳德在上海美华村5号的寓所结婚,婚后陈香梅随夫迁居美国,育有两女。

1958年7月27日,陈纳德因患肺癌病逝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由于丈夫被安葬在华盛顿,陈香梅决定携女闯荡华府。

天人分隔五十载之后,陈香梅与丈夫陈纳德将军合葬于阿灵顿国家公墓,这是其中唯一的中文墓碑,陈香梅终于在那辽远的地方与爱人重聚了。

又是一个春天,那是1944年的春城昆明的春天,19岁的女学生陈香梅被中央通讯社分派到一个采访,接受她采访的那个男人被称为“飞虎将军”,他深深地吸引住她的目光:

“他的脸孔遍布深刻的皱纹,有着一个倔强的下颚,看起来强韧而果决,一堆深沉的棕色眸子里流露出坚忍的神色。我对他的瞬间印象是:这个人具有伟大的意志、力量和勇气,兼有高超的智慧。”

他们有太多相似点与共同语言,遇到彼此就像是在沙漠中找到绿洲那样欢欣,两人皆出生在世家望族,都早早就失去了母亲的照拂。

陈香梅放弃了父亲安排的留洋留在中国做战时记者,陈纳德不远万里来中国协助中国空军抗战,更重要的是,他们深爱着对方的家乡,更深爱着对方。

只是步入婚姻殿堂比恋爱要难得多,重重障碍险阻都在前方等着这对爱侣,两人议婚之时,陈香梅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但陈纳德已经算得上个老人了,他甚至比陈香梅的父亲还要大三岁。

陈纳德在美国老家已有妻儿,夫妻分居多年但顾及孩子还未离婚;作为客家人的陈香梅外祖父直接地对外孙女说:“我们家族中没有人跟外国人结过婚,跟他们结婚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还是个年轻女子,但陈香梅清楚地知道,长辈们的话要考虑、却不能过分考虑,她有一个受西式教育长大、留过洋的母亲,还有一个中国传统文化下成长的内向寡言的父亲。

他们应祖父母之命促成的婚姻给小小的她留下深刻的阴影:“母亲和父亲的性格真是南辕北辙,我自小就非常怀疑他们在一起是否快乐?”

陈香梅的成长过程之中,父亲的爱与关照始终未能出席。因为没能得到一个男孩子,自她出生伊始,父亲的失望就溢于言表,是外祖父母给了她所有的关爱和照顾。

北方冬天寒冷干燥,幼年的陈香梅咳嗽不断,父亲赌气地说要把她送人;8岁时她读起《红楼梦》,父亲不仅没有表扬反倒是大骂一通,认为小孩子只能看《西游记》等神话小说。

最令陈香梅失望的是卢沟桥事变发生、全家南迁香港,父亲执意独自到美国领事馆任职。

从小养尊处优的母亲一个人要抚养六个女儿,天长日久积劳成疾,可是在母亲病入膏肓之际父亲也未赶回来。

于是在母亲弥留之际留下的遗言中,对父亲只字未提,连母亲的后事都是陈香梅与姐姐陈香菊两个未成年的女儿料理的。

母亲去世不久,父亲在美国续弦。父母的婚姻悲剧使陈香梅潜意识中缺乏父爱与安全感,她暗自发誓,一定要找到一个可靠的、相爱的人结婚。

而饱尝时局的动荡使得她渴望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一般的男人,于是,陈纳德出现了,完全吻合她的心理诉求,那么她便可以不顾一切地和他在一起。

十年光阴在陈香梅九十多年的生命长河中算不上漫长,但与陈纳德相伴的日子里,没有任何痛苦也没有遗憾。

自相识之后,爱情始终伴随着陈香梅度过每一个春秋,因此深切的思念填补了时间的短暂。

“献给你春兰秋菊,献给你我无尽的爱/也献给你我长远的追思/你不能再看顾我,我会常来看你/直到那一天——/我们在那辽远的地方重聚”。

花开之时他们相遇,死亡虽然把他们的肉体分离,但爱情让他们的灵魂永恒,花落时节,她去那个辽远的地方追随他了。

于陈香梅的一生而言,爱情深刻却短暂,亲情和友情弥久而醇香。没有父亲出席的成长过程中,母亲与祖父母亲尽全力弥补了这个缺口,

“母亲在我心中就像一颗美好无疵的钻石,从各个角度散发着迷人的光芒,但是钻石冰凉坚硬,她却清新温柔如一朵出水芙蓉,在我的心目中,她代表着‘淑女’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

廖香词出生名门,能讲7国语言,她几乎是最早出国留学的名门闺秀,无奈父亲早替她“指腹为婚”,婚后与不相爱的丈夫陈应容生下六个以花木命名的女儿。

丈夫远走之后,她独身一人在异地他乡靠着变卖首饰,辛苦养活六个女儿。封建婚姻的悲剧将一位原本活色生香的女子压榨得提早香消玉殒。

母亲的悲苦与坚韧、优雅与体面,六个女儿看在眼里、种在心里,母亲病逝后,陈香梅与大姐陈香菊承担起养家的重担。

她做主把家迁回内地,自己去联系桂林和昆明的学校,两个豆蔻年华的女孩相互扶持把四个妹妹养大。

到了父亲晚年孤身一人定居美国,她们也没有去记恨父亲,在他八十大寿时都带着孩子去给他祝寿,父亲83岁寿终正寝,六个女儿悉数赶到为他送行。

陈香梅初到华盛顿谋生之时,生活得并不容易,曾任美驻卢森堡大使的梅斯塔不客气地问她:“一位中国妇女来华盛顿干什么?”

梅斯塔原是华盛顿社交圈最受欢迎的女主人,在她生病之后,曾经簇拥着她的掌声全跑到了陈香梅家的客厅里,她打电话给陈香梅说要谈谈,如约而至的陈香梅不仅在谈话后化解了梅斯塔的敌意,还得到了她的忠告:

“亲爱的,你既年轻又漂亮,如果你想再结婚,到别的地方去吧,现在正是时候。华盛顿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地方。”

这番话没有把陈香梅赶跑,反倒坚定了她在华盛顿站稳脚跟的决心,在朋友们的扶持和帮助下,陈香梅步入美国政坛。

一位华裔女性要在美国政坛站稳脚跟,而且是在上世纪60年代,这谈何容易,初到白宫工作时,陈香梅的白人男助理都可以得到停车位,可是她却没有。

歧视、排挤、打压都没能让陈香梅退缩,反而如梅花般在风雪中傲放。女儿回忆母亲永远都要穿漂亮衣服、戴漂亮珠宝打扮得非常美丽去上班,这是她要向所有人表达:陈香梅是一名成功的华裔,不要看不起中国人,中国人也是很难干的。

陈香梅是第一位进入白宫工作的华裔,服务过8位美国总统,她努力拼搏的成功事迹也成为了在美国拼搏奋斗的华人的精神支柱。

陈香梅说:“虽然我以陈纳德将军夫人为荣,但我更以陈香梅个人能靠自己的努力而创造自己的天空为傲。”

“现代女性还必须要能适合时代的要求,对时代有所贡献,为社会、为国家服务。”

陈香梅的外祖父廖凤书是外交界的高官,他的胞弟是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廖仲恺,廖仲恺的妻子何香凝、儿子、女儿廖梦醒都积极投身与革命,陈香梅自小在外祖父家长大,爱国情怀耳濡目染。

她第一次参观白宫时写到:“富则富矣,丽则丽矣,可是比起我们中国的颐和园,实在相差甚远,我又不禁怀念起北平了,那辽远的乡土,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自1980年底受邀回国访问后,此后二十年间,陈香梅每年都要两至三次地往返于中美之间,最南去过三亚,最北到过黑河,西边走过喀什,东边游过杭州。

她多次带领美国企业家到中国考察、投资,中国代表团到华盛顿访问时她也欣然接待,就在逝世前几个月,中国的商务团到华盛顿考察,90多岁的陈香梅依然赶往现场支持。

“当你翻开中美关系的历史时,你会发现陈香梅,或许她不在显眼的位置,但他总会出现在那里。”

70年代陈香梅对尼克松这样讲,80年代她对蒋经国这样讲,陈香梅的高瞻远瞩来自于她对祖国的信心和希望,她说:

“我希望中国有一天统一,成为强壮的大国,让海内外的炎黄子孙一伸百年的冤屈,扬眉吐气”,“我相信中国总有统一的一天,因为凡是爱国、爱自由的中国人都正在往这条路上前进”。

陈香梅,人如其名,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她是一位穿着旗袍行走在中美两国之间的现代女性,她是一抹瑰丽的传奇,因她有各种各样的身份,因她是她自己陈香梅。

hthcom

335 Post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